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生活都市- 招财进宝 1-5
招财进宝 1-5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97高清国语自产拍_免费中国人做人爱视频_欧美av国产av亚洲av综合_国产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澡]

地址发布页: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8-10 07:28 编辑
第一章

     天庭

  「弄错了,怎麽办?传到人间天官手里的名单里头有错!」小神仙甲急慌慌
地在云朵上踱来踱去。

  「啥?!怎麽会?」小神仙乙搔搔头。「上头不是要我们交长安四个瘟神的
名单给底下的天官吗?」「可是……魏降喜她根本就不够瘟哪!」小神仙甲努力
的掐指算来算去。「再怎麽算,她都没办法挤上长安四小瘟神的前四名,排在她
前面,比她瘟的人至少多了三万七千五百九十六名,你说这下子怎麽办?」「啊?」
小神仙乙闻言也开始算。「二二四、二二六、二三八、二四十、二五十二、二六
十四……」他算得十指差点没像麻花辫一样缠在一块,还是没算出个所以然来。

  「锵!」天外飞来一拳,痛得小神仙乙哭天抢地。「你干嘛打我?我算错了
吗?」他怀疑地望着小神仙甲,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何该打。

  「废话!」学习那麽久的仙术还会把蔔算的九九乘法也算错。小神仙甲气得
七窍生烟。

  「喔,那我重算……三一得四、三二得五、三三得六、三四得七……啊!你
怎麽又打我?」小神仙乙气得一个头已经变成两个大。

  「不要再算了,再算下去被发现的话,你就自己下去嫁给金少昊!」小神仙
甲威胁道。

  「我下去嫁给金少昊?呃,虽然金少昊很帅,可是我还没有当断袖的準备
……」红色的云彩咻咻地飞上小神仙乙的脸上。「这样的话,我得先给自己心理
建设……」「还真的咧!」小神仙甲的眼睛瞪得比柚子还大。「我们得想别的办
法来弥补,你懂吗?别的办法!」「呃,你该不会想要我下去娶魏降喜吧?」小
神仙乙一脸困扰。「可是我刚刚已经给自己做好要当断袖的準备了耶,你现在又
叫我改变我的性向,这是很令我感到困扰的一件事……」「你——」平静,虽然
他只是个小神仙,但是他要有高雅尊贵的气质,他一定要冷静下来。「我告诉你,
我已经想出办法了。」「什麽办法,你要自己下去娶魏降喜那个祸害吗?咦,不
对,你刚刚说她不够瘟,所以她应该不算祸害……那你要娶谁?」小神仙乙疑惑
道。

  「不是我要娶!」高雅尊贵、高雅尊贵。「我已经推算出魏降喜她的后世,
是在西元两千年的台湾,一个叫魏宝宝的女人,因为她们形体相同,所以只要把
她们的灵魂对调过来,这件事情就可以解决了。」想想,把两个原来在那个时空
都不瘟的女子,调换到别的时空去,这还能不瘟吗?

  魏宝宝若是到了大唐,绝对可以从瘟神排行榜敬陪末座一鼓作气沖上前四名
的!

  「哇,你怎麽那麽聪明!」小神仙乙眼眸发出敬佩景仰的闪闪金光。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他像块橡皮糖一样地紧紧黏住小神仙甲,
任小神仙甲如何甩都甩不开他黏性超强的依附。

  天哪,头好晕!天哪,他要窒息了!天哪,谁来救救他啊?「要当断袖去找
别人,不要找我——」天杀的他妈的那李世民究竟在搞什麽东西?!

  金少昊沈着一张俊美无俦的容顔,深黑的冷眼像是瞬间能将所有人碎尸万段
似的扫向前方的婚嫁队伍。

  他不是已经拒绝李世民的和亲提议吗?为什麽还会有这麽浩大的阵仗在他的
皇宫前出现?

  他正举步向前,想要将那不请自来的婚嫁队伍给斥回时,天地突然发生剧烈
无比的震动。

  一声声比鬼哭神号都还要凄厉的叫声从一个个被震得七荤八素的人口中传出
来,而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间,一具娇软的身躯从花轿里头被震飞而出,直接往金
少昊的方向激射而来。

  他原来想躲避开那迎面飞来的女人,不想管她究竟会不会跌成一堆烂糊,可
是天地继续震动,在他持力稳住自身平衡的时候,那女子已经稳稳地落入了他的
怀中,就像是早已经在他身体发芽扎根一般,推都推不开。

  这个从天而降的女人,就是李世民想要硬塞给他的女人魏降喜吗?金少昊嫌
恶地看了她一眼,却在望见她绝美的容顔时,波涛不惊的冷酷面容有了些微的变
色。

  她是个极美的女人。白皙柔滑如凝脂的雪顔上沁透出淡淡的粉芙色,瑰红娇
嫩的唇仿佛最娇艳的花朵,长鬈浓密的眼睫像是一排最细致的小扇,挺直的琼鼻
宛若能勾魂般地立在她粉顔的中央……慢着!他为什麽会在这里欣赏起这个女子
的容貌?她生得再美丽,跟他都没有关系!

  这个李世民硬丢给他的女人,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收下手的!

  正当金少昊嫌弃地想要扔了怀中的女人时,她纤长浓鬈的眼睫缓缓地眨动着,
一双水灵的美眸突地亮出来盯着他瞧。

  「你——」来不及问方才服装发表会的地震是怎麽一回事,魏宝宝明眸一瞬
也不瞬地瞅着眼前的金少昊,发出野猫望见耗子时想要擒捕的灿亮光彩。「你真
是好看。」花癡!长得再美也不过是个花癡!李世民竟然派这种花癡要来嫁给他?
李世民以为他那麽好打发?

  金少昊厌恶地瞪了她一眼,决定不要汙染自己双臂地抛下她,没想到他都尚
未有动作,这女人已经开始在他身躯上磨蹭起来了。

  「咦,皮尺呢?我随身携带的皮尺呢?」魏宝宝将自己衣袖翻来翻去,想要
寻找自己的随身行头。「咦,我怎麽会换上这一套衣服?啊,不管它,这件事不
重要。」她兴奋地开始用手掌在金少昊的身上比画着。「肩宽实在是太完美了,
胸围……天哪,都是肌肉,腰围——」她的小掌还没完成使命就已经被他给擒拿
住。「你在做什麽?」金少昊冷冽的眸光如利箭般地射向她。

  魏宝宝的水眸以比星星闪烁的速度更快的眨动着,不解地抽出自己的柔荑。
「我在量你的身材啊,你看不出来吗?我告诉你,我已经八百年没见过像你身材
那麽好的人了,所以你应该感到荣幸……」金少昊还来不及回应她的话语,她就
自顾自地又对他毛手毛脚起来。

  「嗯,身高、身高……用我的身高加上高跟鞋……」她下意识地往下一望,
蓦地发现自己脚上穿的是她从来都没见过的绣花鞋。「咦,奇怪,我怎麽会穿绣
花鞋?啊,管它的,绣花鞋加我的身高再加你比我高的高度……」她微仰着清艳
的小脸望向他。「天哪,你大约一百九十公分,赞、太赞了!」「你该死的究竟
在搞什麽?」若是目光可以冻死人的话,金少昊所射出的寒芒已经足以把魏宝宝
冻成千年寒冰。

  「我?我就跟你说我在量你的身材啊,你的身材那麽好,不当模特儿实在是
太可惜,嗯,对,还有这一张酷脸,你上台的时候只要保持这种脸色,相信全伸
展台下的观衆都会为你神魂颠倒,你不变成世界超级名模也很难。」魏宝宝愈说
愈兴奋,不知死活地笑得极度灿烂。

  这女人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麽东西?金少昊拎起她的衣领,準备把她像扔垃
圾一样的将她给丢掉。

  「你怎麽好像不太高兴?」魏宝宝终于在金少昊极冻的目光中感觉到透骨寒
意。「该不会是你不相信我的设计能力,不想当我旗下的模特儿吧?」该死!为
什麽这女人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愤怒?而且还凈说些他听不懂的话?金少昊紧抿
着唇,就要将她给抛到九霄云外去。

  「不说话一定就是默认罗!」魏宝宝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的衣着。「我告诉你,
我不是自夸,但我设计出来的衣服绝对比你穿的这身黄得乱七八糟,上头还绣了
一堆龙的古装服好看。」「你竟敢批评我的龙袍?」金少昊的俊顔愈来愈冷沈,
看上去活像个万年冰雕一般。

  「衣服穿得很丑就要有虚心接受别人批评的雅量啊!」魏宝宝不茍同地教训
着他。「怎麽可以一张脸臭成这副模样呢?来,我现在马上帮你把这件衣服改造
一下……剪刀,剪刀呢?」她在自己的衣袖里头摸不到,下意识地跟一旁的侍卫
奴僕要起剪刀。

  看得一楞一楞的衆人突然被魏宝宝要起剪刀而一脸迷惘。

  「我身上没有剪刀耶,大刀可不可以?反正都有一个刀字,应该可以代替吧?」
其中一个护卫大方地亮出自己的随身大刀到魏宝宝的面前。

  一把剑突然白花花地闪到魏宝宝眼前。「我也没有剪刀,这把剑可以代替剑
刀吗?反正应该都是要划破东西的,你就将就用一下吧!」「锵!」方才的那一
把剑被打落,两把剑交差地晃过魏宝宝面前。「一把剑不够,两把剑交错起来,
是不是长得很像剪刀?」他还当场示範起以剪刀代替剑的用法。

  「不对不对,你那个剑长得还不像,我这把匕首长短比较像剪刀,还有没有
人有匕首的?」一位奴婢跳出来为自己闪闪发光的匕首站台并徵求亲亲好同伴。

  「我!」「我!」「我!」「我!」「我!」自荐声当场不绝于耳,魏宝宝
眼前的匕首已经多得可以开展览了。

  「滚!」一声响彻云霄的怒啸从金少昊口中飙出,直接将那些剑啊刀啊匕首
啊吼得跌落一地。

  「你怎麽那麽兇?」魏宝宝不赞同他作法似地看着他。「虽然我真的不太会
用他们提出来的那些工具,但你也没必要这样子吼人吧?你看,他们一个个抖得
像寒风中的树叶一样。」「你还有空管别人?」金少昊冷哼一声。她难道完全搞
不清楚她的处境吗?他的手只要一抛,她大概就粉身碎骨了!

  「对吼,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我。」魏宝宝的娇顔上浮现感恩的微笑。「我现
在应该要帮你设计衣服才对……」设计衣服?她到底在说什麽?「该死的你来这
里究竟有什麽目的?你不是要来嫁给我的吗?」为什麽他完全感觉不出这女人有
想要嫁给他的意愿?她对他的衣服和他的身形倒是有兴趣得多。

  「嫁人?我没有準备要嫁人啊!谁说我要嫁给你了?」虽然这男人既高又帅,
可是她是一个有内涵的新时代女性,不会这样随随便便就对人倾心,更遑论要嫁
给他了。

  「你该死的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李世民叫你来嫁给我这件事!」这女人竟然
装傻!金少昊恨恨地瞪着她,差点没用目光就把她给碎尸万段。

  「李市民?」咦,他的话怎麽有一点难懂。「李市民那麽多,你是在说哪一
个?」魏宝宝纳闷地迎向他的目光。

  这实在是太困难了,台北市有台北市成千上万的李市民、高雄市有高雄市堆
积如山的李市民,连台中市的李市民都比台湾一天的总垃圾量还多,他究竟想要
说谁?

  「天底下再没有第二个李世民!」金少昊震怒地吼着。「你敢说你不认识大
唐的李世民?」阴郁的眸光恨恨地扫向她。

  「大唐的李士明?」原来他在说的是个人名。「我只认识在我家楼下卖豆浆
的李士民老伯伯,还有垃圾清运夫李世明……嗯,还有个李誓民追过我,可是他
也跟大唐没什麽关系……对了,请问你一下,大唐究竟是个什麽公司?或许你跟
我说一下,我比较好想。」公私?这是什麽跟什麽?金少昊原来就已经在零下十
八度的脸色直逼零下八十度。「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李世民是大唐的天子!」她可
是那死不要脸的李世民的干女儿呢!

  「大唐的天子?李世民?」咦,这个听起来好像有点熟,似乎从她小到大的
课本都难以脱逃命运地印着这个名字。

  魏宝宝使劲思考了一会儿,终于灵光一闪。「你说的该不会是那个喜欢把魏
征当镜子照的李世民吧?」「你——」金少昊被她气得体内虚寒,呛不出一句完
整的话语。她想炫耀她和李世民以及魏征的关系吗?

  「到底是不是?为什麽你的脸色那麽难看?」魏宝宝迷惑地瞅着他直瞧。
「难不成我说错了吗?可是我的历史即使读得再烂,也知道李世民很喜欢把魏征
当镜子照啊!」「你不要因为你是魏征的女儿和李世民的干女儿,就在我面前凈
开这种一点也不有趣的玩笑!」金少昊冷冷地吼道。

  「魏征的女儿?李世民的干女儿?」魏宝宝纳闷地瞪着他。「我不记得我当
过这两个人的女儿和干女儿……咦,不对……」她猛地想起其中不对劲之处,湛
亮却迷惘的眸光扫过在场的衆人——古装、古装、全是古装!连她自己都是古装!

  这究竟发生了什麽事?她该不会就像那一本本白烂的言情小说写的一样,穿
越时空回到古代了吧?不可能!这种事怎麽可能发生?!

  魏宝宝像是看到太阳打西边上来般地,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衆人——古
装、古装、还是古装!

  天哪,这可能真的是事实!

  「我是谁?」魏宝宝像只无尾熊般地紧紧攀住他,紧张兮兮地问着这个问题。
「我是谁?快告诉我,我是谁?」她专注地看着他的眼睛,发现自己虽然变成另
一个人,但是倒映在他眼中的外貌居然还是相同的。

  这女人究竟在发什麽疯?金少昊冷哼一声,不耐烦地将她给拨离开自己的身
子,準备将她弃之不理。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可是我看你好像知道啊!」魏宝宝锲而不舍地重新黏
回他的身上。

  这女人为什麽比那凈会在耳边嗡嗡嗡的苍蝇还要让人心烦?金少昊厌恶地再
次挥开她。「别碰我!」「你真的不知道吗?还是知道可是不说啊?你怎麽都不
说话?」魏宝宝发现自己似乎问到一只闷葫芦,乾脆退而求其次,问起一旁的侍
卫奴僕们。「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她那双圆滚滚闪亮亮的
瞳眸发出希冀的光芒,再诚恳不过地望着一脸错愕的衆人。

  她怎麽可能不知道她是谁?刚刚还为了捐献兵器吵成一团的衆人此时狐疑地
东望西望,随后决定趁金少昊没注意的时候,决定化干戈为玉帛,群策群力地开
会讨论一番。

  「为什麽她会这样子问?她一定是想要我们赞美她,对不对?」其中一人提
出这个疑惑。

  「你们在做什麽,快点告诉我啊!」魏宝宝趋近那个圈圈,要求着她想要的
答案。「我到底是谁?」「嗯,我们如果愈努力赞美她,她会不会赏赐我们更多
的东西?」另一人贼兮兮地猜道。「刚刚我们已经因为不团结,结果谁都没得到
好处,现在开始我们一定要团结一心,努力地说她的好话!」「你们究竟在说什
麽?为什麽都不理我?」魏宝宝看着一堆人在她面前击掌,仿佛达成什麽重要协
定。「难道我是谁这个问题那麽困难,你们都答不出来吗?」「我们怎麽会不知
道你是谁呢?」达成共识的衆人对她露出谄媚的笑容。「你是大唐天子李世民最
宝贝的干女儿,大唐宰相的掌上明珠魏降喜,被派来渤海国要嫁给渤海国的天子。」
啊,原来她是灵魂换到另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叫魏降喜,嗯,她要僞装成她是
魏降喜吗?

  她正在思考的同时,天外又飞来一句。「你能文能武、琴棋书画样样皆行
……」衆人你一言、我一句,把魏降喜这个人说得可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看
来就只胜生孩子这件事不会而已。

  什麽?能文能武?棋琴书画样样皆行?!魏宝宝愈听脸色愈接近青青绿草的
顔色。老天,她魏宝宝可是不能文不能武,琴棋书画样样都不行!看来她应该要
澄清一切,免得衆人对她期望太高,失望更高!

  「慢着,我不是魏降喜!我是魏宝宝。」魏宝宝抓着衆人开始解释道。「我
是从一千多年后来的灵魂。」「你不要不好意思。」衆人以为她太谦虚。「你真
的很厉害、非常非常厉害。」啊,一定是他们把她捧得还不够,所以她还想多听
一点。「厉害到无以複加的程度……」啊,她跟这些人好像是在鸡同鸭讲,魏宝
宝决定去寻求那个就要离去的男子支援。看来那个男人像是头头的感觉,若是他
相信了,底下的人应该也会相信她是魏宝宝才对!

                第二章

  「你等等、等等我啊!」魏宝宝三步并两步,差点以为金少昊就要消失在自
己面一刚。

  幸好,在千钧一发之刻,她滑垒成功,攀上金少昊强而有力的臂膀。「我跟
你说,我不是魏降喜,我是一千多年后来的灵魂,我住在台湾,叫作魏宝宝,你
快跟他们解释清楚,好不好?」这女人在胡扯些什麽?金少昊淡淡地别过头覰了
她一眼,又轻哼了一声,懒得搭理她。

  「餵,你怎麽不理我啊?啊,你没听过台湾是不是?我跟你说,台湾就是你
们大唐——」魏宝宝还没说完话,就先被他冷凝的目光给骇住。

  「这里不是大唐,这是渤海国!」金少昊忍无可忍地开口。这女人究竟搞不
搞得清楚她正站在谁的地盘上?

  「渤海国?」魏宝宝绞尽脑汁想了许久,却发现她脑子里的记忆体从来没存
入过这个国名。她极度不好意思地讪笑着。「对不起,这个国家在历史上不太出
名……」完蛋了,他的脸色愈来愈难看,她一定讲错话了。魏宝宝连忙改口,
「不是,是我才疏学浅,不知道这个地方,对不起……」她深深地对他一鞠躬以
表示歉意。「可是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我要说的重点是我真的不是魏降喜,你
看,魏降喜能文能武,可是我跑不快也跳不高……」罗唆!这女人的话怎麽能够
多得足以战胜一群麻雀?难不成她仗势着她的声音好听,就以为她有足够的条件
能够如此?

  「你怎麽不说话?」看他那张除了冷以外,没有第二种温度的面容,就知道
他完全不相信她说的话。「你不相信吗?你不相信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我是真
的跑不快也跳不高!」她话语一落,便立刻纵起身子,没想到她才轻轻一跃,竟
然身子就轻飘飘地跟地面说再见,投奔向花枝招展的大树上。

  「啊——」魏宝宝完全没料到会有这种事发生,一边频频颤抖一边惊声尖叫。
「啊,我怎麽……啊,我不是……」她说话开始语无伦次起来,根本忆不得自己
是怎麽上来的。

  为什麽那女人抖得比看到熊还严重?该死,他居然注意起这个女人,而且非
常想用自己的双臂接住她。

  他究竟着了什麽魔?

  「我跟你说,我真的不是魏降喜,我是来自一千年后的灵魂,叫作魏宝宝
……」魏宝宝紧紧抓住一根摇摇欲坠的树枝,着急地想跟他解释清楚,却没有发
现愈解释自己离地面就愈近了些。

  那个白癡女人!没发现那根树枝已经快被她给折断了吗?金少昊眉头皱得死
紧,几乎要打起结来。

  「你相信我好不好?我——啊——」魏宝宝终于发现自己的危势,然而已经
太迟,她所攀附的树枝已经被正在清理门户的大树踢离家门,连带她也一块儿惨
遭连坐法。「啊,我快掉下去了,啊——」紧急的同时,她连忙将那根树枝抛离
一旁,以手掩面準备迎接地面热辣辣的欢呼。

  真的掉下来了。那个蠢女人!金少昊的脸色霎时阴黑至极,不自觉地移动着
步伐、伸开健臂接过她。

  「啊——」死了。她还没有澄清身分就要死了,真惨,她死了有可能连墓碑
上都不是刻她的名字。「啊——」她紧紧闭上眼,準备跟地面紧紧地相黏在一块
儿。

  咦,应该要痛得死去活来的,不是吗?她的身体应该要被摔成一团肉酱的,
不是吗?

  为什麽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痛?为什麽她的头好像还跟她的脖子紧密的相连
在一块儿?为什麽这块土地这麽温暖而厚实,按压下去还会有弹性?这实在是太
奇怪了,她一定要看个究竟。

  两个骨碌碌的眼眸突地从金少昊的怀里发出闪亮的光芒。「啊,是你,你相
信了对不对?」金少昊闷不吭声,对于自己会伸出双臂稳稳将她接在怀里的动作
还在难以释怀中。

  他居然救了这个白癡女人,而且心里头竟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不说话就是默认喽?」魏宝宝望着他身上的黄袍,倏地想到他可能的身分。
「啊,我知道了,你是渤海国的皇帝对不对?这样说起来魏降喜是要嫁给你的罗?」
她怎麽说的好像自己真的不是魏降喜一样?她究竟在玩什麽把戏?「我从来没答
应要娶你!」金少昊冷道。

  「那太好了!」魏宝宝差点没拍手欢呼。「反正我刚好也不是魏降喜,我是
魏宝宝,我也不想嫁给你,那我们两个就假装没有婚嫁这回事,这样你高兴,我
也落得轻松。」这女人不想嫁他?这女人居然该死的不想嫁他?!金少昊的面容
霎时急速冷冻成寒冰。「你既然不想嫁我,何必千里迢迢来到渤海国?」「呃
……」魏宝宝也不知道该怎麽解释,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突然之间就变
到这里来了。「反正呢,就是我糊里糊涂、身不由己……不知原因之下就来了,
你把我送回去大唐好不好?」「送你回大唐?」这虽然正合他意,但是这要求不
该由她提出来!这女人以为他很好愚弄吗?来到他的地盘捣乱一番之后就拍拍屁
股想走人?甭想!

  「对啊,送我回大唐好不好?」魏宝宝开始在心里头算计着回到大唐有什麽
好处。「如果你把我送回去,这样我就有机会看到唐朝的服饰,而且还有可能早
一步干掉武媚娘,嫁给李世民,成为中国第一个女皇……」哇,这计画实在是太
美好了,她一定要付诸实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回到大唐去。

  「你想嫁给李世民?」金少昊的俊顔黑得不像话。这女人居然不想嫁他,而
想嫁给李世民?

  「对啊,你脸色怎麽那麽差?」魏宝宝注意到他愀然大变的脸色。「我知道
了,你一定是嫌李世民太老,觉得我嫁给他很不值得对不对?我跟你说,你不用
为我想那麽多,反正只要我可以嫁给李世民,就可以勾引李世民的儿子,然后呢,
等我当上女皇之后,可以在后宫养一堆男人,还可以留名万世,这样我一点也不
会吃亏的,你放心。」嫁给李世民?养男人?金少昊愈听脸色愈沈重,颇有山雨
欲来风满楼的态势。

  「该死的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她竟然敢在一个几乎算是她丈夫的人面前谈
论要嫁给别的男人!她竟敢!

  「我知道,你是渤海国的皇帝嘛,只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而已。」魏宝宝很
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金少昊冷声说道,对于她的说词十分
的怀疑。

  「我干嘛假装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你知不知道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我
也是很不好意思的?」魏宝宝像绕口令一样地说了一大串。

  「你——」天杀的,这女人竟然敢不知道他的大名!天底下十亿九千八百七
十六万五千四百三十二名人口里头,就只有她该死的不知道他的名字!

  「你别生气嘛!」魏宝宝再度发觉他的脸色非常的不对劲。「反正我知不知
道你的名字也不是什麽重要大事,重要的是我刚刚看你好像非常不想娶我,那我
也刚好非常不想嫁你,这样我们刚刚好扯平,以后就互不相干,那不是很好吗?」
「一点都不好!」这女人居然去他的真的不想嫁他!金少昊的周身已如寒流过境
般地散发阵阵椎心刺骨的冷意。

  「怎麽会不好?」魏宝宝竭力思索原因。「难不成是你们国家太穷,需要从
我身上获得一些大唐来的丝绸药品、金银珠宝吗?啊,我跟你说,你只要把我送
回大唐去,我就会想办法跟李世民拗一大堆东西来回报你的不娶之恩,这样你可
以放我回去了吗?」他的国家穷?该死的,他的国家可是比大唐富裕,还是李世
民想要跟他攀关系才来倒贴他的!

  这女人居然敢说他的国家穷?她有胆!她的确是够有胆!金少昊狠狠地瞪着
她,说不出半句话来。

  「你怎麽不说话?」魏宝宝觉察他正急速地抽气。「啊,我知道,你一定是
太感谢我了,所以说不出半句话对不对?我跟你说,你用不着那麽感谢我,反正
我也只是略尽棉薄之力而已,你这麽感谢我,感谢到说不出半句话来,会让我很
不好意思耶……」「你——」这女人再吵下去,他绝不轻易饶她。「闭嘴!」金
少昊狠狠咒着,锋利的眸光几乎要将她给削成人肉片。

  「你怎麽又生气了?是因为我说出你心里的感谢,所以你生气了吗?我——」
魏宝宝原来还想说些什麽,可是金少昊已经用终极的手段来让她完完全全地闭嘴
了。

  他吻了她!他居然吻了她!

  魏宝宝下意识地想要挣扎,但是他压根不给她喘息的机会,霸道的唇疯狂地
镇着她的艳艳红唇,如蛇般的滑舌溜进她的芳口中搅动着,带给她缠绵销魂的极
致滋味。

  「你们古代难道时兴以吻来表示感激之意吗?可是历史课本没写啊!」魏宝
宝一待他的唇离开她的,立刻疑惑地说道,语声里多了酥软的娇喘。

  「好吧,就假装你真的要感谢我好了,你可不可以把我送回大唐去以示感谢?」
「你别想回去!」金少昊气结,冷着一张酷脸。他使劲地握着手,还在克制自己
别太用力,以免错手将她给捏死。

  「这麽说你是不送我了?」魏宝宝央求许久还没办法成功,当下决定见风转
舵,挣脱开他的怀抱,跑向那些错愕在当场的奴僕侍卫。「他不送我回大唐,你
们送我回大唐好不好?送我回去,会有大赏喔!」她绽放笑顔以利相诱。

  衆人你看我、我看你,心中都在衡量大赏比较重要还是命比较值钱,没人敢
跨出半部。

  「你们怎麽动也不动?算了,我先动。」魏宝宝见衆人不敢轻举妄动,乾脆
选了一旁一顶最富丽堂皇的轿子就鉆了进去。「考虑好的人就来帮我擡轿,只要
能把我送回大唐去,包你一辈子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银财宝……」她不死
心地将清妍小脸半露在外鼓动道。

  一张超大的俊男特写突然亮在她眼前。

  「啊,你改变心意了吗?」魏宝宝惊喜地笑道。「你要帮我擡轿吗?可是这
张轿子好大,只有你来帮我擡是绝对擡不起来的,我想可能要再七个人……不,
搞不好是十五个人来擡才擡得起来……咦,你要干嘛,你不是要擡轿子吗?干嘛
把我愈塞愈进来?」「这是我的!」该死的,李世民这个孬种,居然敢趁他出巡
的时候把这个女人塞过来,以为真能神不知鬼不觉吗?

  「那正好,这样我还不用担心失主会因为找不到这张轿子而心急。」魏宝宝
兴奋异常地说道,完全没发现眼前男子的脸早巳风云变色。「你这张轿子好豪华
喔,大得比床还大……里头有桌子、有书……根本就跟我们那里的雅房没什麽两
样嘛!我说,你国家不是很穷吗?那你为什麽要那麽奢侈?你应该要节约为民,
这样才不会吃空国库啊!」「你——」这天杀的什麽都不懂的女人居然敢教训他!
「该死的你——」他再度愤怒地锁住她已经被他吻得有些红肿的唇瓣,狂肆地折
腾吸吮着她娇弱的檀口。

  「唔……」魏宝宝被他突如其来的吻给攫获,在他猛啃狠噬之下虚软地倒卧
在软黄的垫上,而他的伟岸身子则顺势压在她的身上,与她娇柔的身子紧紧密合
着。

  「你……」她勉强推开两人的间隙,试图厘清他的意图。「你这究竟是感谢
我教导你节省感谢到五体投地的地步,所以才以吻回报,还是你在生我的气?不
然你为什麽骂我该死的?而且你的吻……好像你很生气的感觉……」这女人!居
然连他已经都快气炸了还觉察不出来?金少昊这一听怒气更炽,火辣辣的唇舌直
烙上她已经肿胀的绯红唇瓣,疯狂地需索着她艳色红唇,让她再也无法从她正忙
得不可开交的唇瓣中说出一字半句,而他强健有力的大腿则紧紧锁缠着她匀称的
腿,不让她有所移动。

  「你——」魏宝宝使尽吃奶的力气推开他。基本上,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新女
性,她不会笨到以为一个男人都已经和一个女人黏得那麽紧了,还只是想要和女
人聊聊天喝喝茶。「你要做什麽?」她怎麽那麽蠢,居然还是问了这句话?

  这女人在颤抖。金少昊的冷眸终于微微有了邪寒的笑意。「你以为我要做什
麽?」他不过是想索求身为一个丈夫所应得到的最基本享受罢了!

  「我以为……」奇怪,她不应该怕这个男人的,可是此时此刻被他压在身下,
她就是不由自主地想尖叫。「你想要狠肏我!对,你想要狠肏我!」她鼓足了勇
气说道。「我们刚刚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你送我回大唐,然后我负责勾引李世民,
之后让你有一辈子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狠肏?!」金少昊咬牙切齿地说
道。「别忘了我是你的丈夫!」无论他对她做了什麽,都是她应受的!

  「可是你不是明明不想娶我吗?而且我想要嫁给李世民啊!」她才不想嫁给
这种她从来都没听过的一国之君。「我又没有想要跟你……所以你这样当然算狠
肏!」「甭想!」金少昊牢牢地将她钉在自己身下,以坚决无比的目光狠瞪着她,
一字一句再清楚不过地说道:

  「这一辈子,你都别想去嫁给李世民!我会立刻把你变成我的女人!立刻!」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